狐小七

追剧我是认真的

同居三十题②(山南)

6.大扫除
7.浏览对方过去的照片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9.相隔两地的电话
10.早安吻

6、大扫除

山鸡并不是一个很在意干净与否的人,没有混出头的时候,从不在意这些问题,出位以后就根本不用操心这个问题,所以大扫除他是基本没有经验的
陈浩南同样不喜欢大扫除,倒不是因为他不爱干净,相反,他对环境的要求很苛刻,但自己动手的时候委实不多,和阿细在一起后就更是再没自己动过手,但这一次不同——阿细死后,他就没再来过这里,借口总是很多的,说到底还是害怕触景生情
如果不是山鸡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踏进这间房
陈浩南首先整理了房间和床铺,他想让山鸡先去休息,并不指望山鸡能帮上什么忙,意料之外竟然被拒绝了。山鸡打扫了客厅、厨房、餐厅……要洗地板,还要擦窗子,灰尘呛得他微微咳嗽,说实话这种细致的活他确实干不来,但这一次他并不单纯只是想陪着陈浩南,更是想要了解当初他错过的时光,对于这个在他逃避现实不敢面对内心的时候,陪着阿南走过最艰辛的那段路的女人他确实是感激的,现在他终于有勇气牵他的手总要让天堂的细细粒知道,让她放心

7.浏览对方过去的照片

三联帮出了事,山鸡不得不与陈浩南短暂分离回台湾一趟,坐在头等舱消磨时间的时候,山鸡从包里掏出了一本相册——那是在打扫阿细房间的时候找到的,但他私心的没有告诉阿南,而是悄悄藏了起来。其实打从穿开裆裤起,他和陈浩南就一直在一起,陪伴彼此度过了生命的每一个进程,唯独当初他胆小的不敢面对自己的心,孑然一身跑去台湾的时候。在阿南最无助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人不是自己。相片中的男女笑的幸福而灿烂,他抚摸着相片中阿南幸福的眉眼,说不嫉妒是不可能的,但他由衷的感谢女人陪他度过了那段时间,让他在困境中也能展露笑颜。他不会再胆怯,以后的路,他会陪他一起走,绝不会再错过一分一秒的时间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没跟阿南摊牌以前,阿南总是调侃他“鸡博士”说他早晚有一天栽在条女身上。偶尔也会像老先生一样嘱咐他细心一点,对方软濡的声音总能让他心神荡漾,与此同时心里难免带了点苦涩。但那时他连和阿南对视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大大咧咧回他知了。大概他确实很不靠谱,阿南在他身上花的时间要比其它兄弟多的多,山鸡也总是嫌弃陈浩南像老妈子一样成天操心那么多,不可否认的是当初那层窗户纸他们其实心知肚明,只是默契的不提起,陈浩南甘愿扮演那个操心的人,他也甘之如饴被人牢牢拴在

9.相隔两地的电话

“喂?”是温润的声线,带着沙哑和疲惫。
“是我。”
电波跨越香港台湾的路程将他的声音传送至他的耳畔。一如既往的低沉和干涩,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陈浩南最好的安慰剂。陈浩南眼睛弯弯的满满溢着笑意,“嗯。”
“……”
“……”
然后这通电话十分钟里两个人没再多说一句话,只是听着彼此的呼吸细细密密,电磁波的不真实感连接着真实的世界。
陈浩南捧着电话开了免提,歪倒在椅子上闭上眼睛。他心里有一堆一堆的话涌上来想讲给山鸡听。问他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好好照顾身体,嘱咐他帮里的大小事情琐碎细腻,偷偷抱怨说这里真的好累啊事情真的好多啊好想下班啊。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是陈浩南,而他是山鸡。。所以这样童话一般的美好场景通常不会出现。山鸡和他都知道他们在什么位子,要做什么事,所以那些小事根本不叫事。也根本没有任何资本被他拿出来讲电话。
陈浩南心里烦死了。可一想这是山鸡啊,从不知浪漫为何物,来个电话都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儿,且还持续十分钟没挂。
陈浩南又觉得……其实挺好的。
“阿南。”
“我在。”
电话那头的男人立在自家落地窗前,俯视着光影璀璨的夜景
嗯……有点孤单。
“早点休息。晚安。”有轻轻的微笑绽放在唇角,最终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的心意阿南都懂。
那边的人似乎笑了
“好,晚安。”

10.早安吻

清晨山鸡支着脑袋,一脸温柔的看着陈浩南睡意朦胧,眼神迷蒙的样子。
微笑着轻轻凑近,撩起刘海在额上落下亲吻。
他说“早安,阿南”
然后他会听到陈浩南含糊的回他一句“早安”
再然后阿南会昂起头,碰到他的嘴唇和他交换一个漫长的亲吻。
通常当陈浩南彻底清醒的时候,只来得及捕捉到山鸡眼神里面一点点的笑意和温柔。
若干年后“会在某个晨光微熹的清晨,你我恰巧一同醒来。”这段话在山鸡的生活里每天早上重复上演,余生很长,有你足矣。

十大错觉系列①

黎上正十大错觉
1.我外表温柔内心也温柔(^_^)

2.我没有邀请李sir来我的诊所(๑•ั็ω•็ั๑)

3.知道李sir受伤后, 我才没有私下和他的部下们进行友好亲切的交流O(∩_∩)O

4.快死的时候 曾经想过以死让李sir永远记住我T_T

5.我没有对李sir是个工作狂有不满〒_〒

6.答应李sir在上的那晚我才没有用那种体位“欺负”他(^-^)

7.我为人温和,所以在欧阳海调戏李sir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要掐死他*^_^*

8.我不介意李sir心里有别人(^_^)

9.李sir受伤时候我会和他讲道理,绝对没有二话不说就压倒他滚床单= ̄ω ̄=

10今晚我会让李sir在上(-.-)

伊面十大错觉

1.我是大总攻O(∩_∩)O

2.我跳舞在拍子上(๑• . •๑)

3.中二傻白甜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 )

4.我工作很认真,从来不打机(ฅ>ω<*ฅ)

5.我比古仔黑(ง •̀_•́)ง

6我是小春的大哥= ̄ω ̄=

7.小谢是我儿子所以喜欢给我做吃的~\(≧▽≦)/~

8.刘华郭城那么矮,我肯定能攻了他们(☆_☆)

9.我从来没有被吃过豆腐(>_<)

10.我今天没有腰酸o>_

同居三十题①

1.相拥入眠
2.一同外出购物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4.卧躺在对方的膝盖上
5.做饭
1.相拥入眠

月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和白色的窗帘温柔地降临在双人床上,郑大雄蜷在双人床的右边一侧,直到后半夜才浅浅地入睡。
他等的人迟迟未来,吉米早些时候发来的短信还在床头柜郑大雄的手机屏幕上一字一字地发着光。
“晚上十一点左右到,不要等我,早点睡。”
飞机晚了点,吉米赶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虽说已经发过短信吩咐他不要等自己早些睡觉,但推开卧室门的时候果然见他蜷在床上一角。
睡得很不安稳。
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脱下身上的衣服,拿过郑大雄叠好放在一侧的睡衣穿好,吉米撩起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
郑大雄在睡梦里发出轻微的声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吉米先在属于自己的左半边床上躺了半晌,直到自己的身体温暖起来才伸手揽住大雄的腰,轻轻一带带往自己怀里面。怀里的人半梦半醒间伸手搭住他的腰,将脑袋靠在他的肩窝处,呼吸时气息若有若无,洒在他的脖颈之间。
鼻腔里发出安心的嘤咛。
吉米闻见大雄头发上淡淡的洗发露味道,闭上眼睛轻轻说道:
“晚安。”
那人没有回复他的问安,已经在他怀里面睡得正熟。
2、一同外出购物

伸手从身旁的架子上拿下一盒低脂牛奶,放入身前的购物车里,郑大雄推着车向前,目光在两旁的架子上游移。
购物车突然被什么外力阻拦住没能继续向前,郑大雄抬头,看到吉米抵着推车,皱着眉头,将车里的零食拿出去,颇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
郑大雄其实还是挺喜欢零食的,但是吉米总是限制他,虽然被抓现成有些心虚,但到底还是不想放弃,鼓足勇气带着点祈求的看了回去
两人无声的对峙,对着一双湿漉漉的带着委屈的眼神,吉米无奈的发现自己立场如此不坚定
“不能多吃”无奈叹了口气,最终还是选择了纵容。看着那双失落的眼睛一秒亮起来的样子吉米唇角不觉勾起了一抹宠溺的弧度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吉米懊悔的看着身侧瑟瑟发抖的一团包子,暗恼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听了飞机的歪理,相信一起看恐怖片会增进感情。
“呐,我在,别怕”小心的环抱住对方的身体,感受到郑大雄僵硬的反应不禁唾骂自己
要亲热怎样不行,怎么就选了这么笨的一个方法,吓到了还不是自己来哄

4、卧躺在对方的膝盖上

近期难得的清闲,和联胜并没有什么需要他操心,吉米难得有时间放松下来,享受宁静的生活
郑大雄望着窗外的景色,有点出神,不知在想什么。精致的侧颜勾勒温柔的弧度,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吉米躺了下来,微微眯起双眼,把头直接靠在了郑大雄的膝盖上。
郑大雄一惊,却笑着摸着吉米的头,尽量让他舒服。
“原来躺在你膝盖上这么舒服啊。”
(你不喜欢么?)大雄微微歪头,眼中传达出这样的信息
“当然喜欢。”说着,直起身来捧住了郑大雄的脸,在他唇上狠狠地吻了一下,随即又躺回郑大雄的膝盖。郑大雄的脸一下子红了,不过他还是抚摸着吉米的头

5、做饭
做饭这种事情,当然都是大雄一个人独揽,他很喜欢做饭,当然也做得很好。当初在家里郑大雄就喜欢变着花样地给小方做饭,他还记得自己给小方送饭时,同学们略带羡慕的眼神。
吉米对郑大雄的厨艺十分佩服,当然,他并不缺做饭的人,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愿意为他操持一日三餐,关心他的身体,分享他的心情,人生还有什么所求呢?

(不会起名字……)
将军被消灭之后,上司没有交代回去的确切时间,于是飞龙特警决定留在过去。
不过紧接着飞龙特警们便面临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帮助他们消灭将军的金毛王阿健,不知原因的变小了。于是,一群糙老爷们儿对于孩子跟谁带的问题展开激烈讨论
“上次阿健给我下了返老还童针,我有经验,应该我带”铁面暗自咬牙 上次中计让他出了好大的糗,这次逮着机会可不得好好争取。
“情况不一样好吗?再说上次也是我看着你,怎么说也是我带”扫把头脸立场坚定的抗争。
“你们都有对象要谈,哪有精力看孩子,还是我来吧”孤家寡人的发达星也来掺了一脚。
“我是女生,我来看比较好”大雄妹表示这么一个萌娃不容错过,当然要好好蹂躏了
“不行,我看”
“是我的”
“给我”
“明明应该归我”
“……”
而被争论的主角只是撑着小脑袋在一边百无聊赖的坐着,微歪着脑袋不解的看着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众人。突然一阵电闪雷鸣吸引了他的目光,阿健瞪大了一双猫眼好奇的盯着凭空出现的人,快速的扑了过去。
刚落地还没等站稳便被扑了一个踉跄的阿龙还不是很明白现在情况,只能呆呆的看着紧紧抱着自己腿的小孩,对方一张粉雕玉琢的脸白白嫩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像猫一样的琥珀瞳中满是欣喜和依恋,额上还有一缕挑染的金发,精致的如同瓷娃娃 ,正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最重要的是这张脸分明与记忆中的那张脸有着重迭。
不远处众人依旧争得热火朝天,全然没人注意到这一大一小。阿龙蹲下身与他平视,对着那张与阿健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表面上一派镇定,心里却是越跑越远——这难道是师兄的孩子?这么想着,心底不禁划过一丝苦涩,本以为借师兄帮助消灭将军这个契机可以和师兄修复关系,原来已经晚了吗?
阿健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明显情绪低落的大哥哥,下意识的抱着对方的脖子,蹭了蹭他的脸,他本能的不想看到对方难过的样子,想要亲近对方。阿龙被这一套熟悉动作整得一懵,不禁呆住。
两人无声的对峙终于吸引了正在争论的几人的注意力
“咦,阿龙你来了”铁面率先回神招呼了一声
“这是?”阿龙想着还是先问清楚的好
“阿健喽”
“这是师兄?!怎么回事?”
飞龙特警们纷纷摊手表示不知情。
“哥哥”
语惊四座!!!
铁面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扫把头又恨又妒;发达星眼睛都瞪得凸了出来;大雄妹拼命憋笑
而阿龙……面无表情,或者说不知道作何表情
阿健小脑袋亲昵的在阿龙脖颈处蹭着,全然不知自己一句话造成何种爆炸
大雄妹看着阿健赖在阿龙怀里不肯出来的模样,灵光一闪,好嘛,带孩子的人选这不就有了吗?
“阿龙,既然阿健这么喜欢你,就由你带他吧”
“啊?”阿龙还沉浸在师兄刚刚那一声哥哥中没回神就被这个惊天馅饼给砸晕了。
哄孩子无非就是那一套——陪吃,陪玩,陪睡几个从没看过孩子的愣头青一经商定,敲下了去游乐园的计划
但是,周末的游乐园绝对不是用来游乐的,而是用来游人的。阿龙心想这莫不就是传说中的“千人斩”?场地一到,众人一拍即散,各自忙着谈情说爱,阿龙抱紧怀里的师兄,无奈接受现实,准备慷慨就义。
还等什么?实习奶爸加足马力,向前冲吧。阿健到底还是那个金毛王,对一系列儿童游戏并不感兴趣,倒是对云霄飞车极其欣赏,那双亮晶晶的猫眼对着阿龙眨巴眨巴,可是萌煞死人。好在云霄飞车禁止儿童乘坐,要不他还真狠不下心来拒绝。阿龙为防他再对别的危险娱乐感兴趣只得带他到观赏性的动物园。
动物园作为亲子战争前沿,斗争自然激烈非常。阿龙作为警察,身体素质自然是十分好的,却终究输在了个头和块头上,又不能伤人,挤来挤去也挤不进最内圈,前方除了后脑勺外一无所有。阿龙一边努力不被旁边人挤到后面,一面又要护着怀里的师兄不会受伤,最后实在没辙,只能跟阿健商量,“小健,骑在哥哥肩上好不好?哥哥会扶着你的。等看完了就跟哥哥说。”
“好”阿健眼睛布灵布灵放着光,软软的应了
于是改变阵型,硝烟再起。阿健坐在阿龙肩上自然视野大好。阿健在上面看的十分HIGH,阿龙在下面虽然看不见动物,却能看见师兄的两条小白腿在自个儿跟前儿晃得起劲儿,怕他摔着,阿龙大掌护着两条不安分的小细腿,天大地大,师兄最大,师兄开心了,于是阿龙心里幸福指数也瞬间飙升至HIGH+1。
已经太久了,自师兄当年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二人分道扬镳再不曾有过如此亲昵,这般不分你我好似回到二人过去两小无猜的日子,手中的温暖告诉他眼前的一切都是切实存在的,至少他们没有错过。
尽管心里是甜蜜的,但现实是残酷的。折腾了一整天,小孩子筋疲力尽早就睡在了阿龙怀里,还是由阿龙不假手于他人一路抱回去的。
阿健刚被放上床便自发四肢伸展成大字型,睡得依旧香甜,精致的容貌在床头灯微弱晕黄灯光的渲染下柔和不已,看的阿龙心神一荡。
阿龙眼中带着爱怜和疼惜温柔的给他掖了掖被角,又轻轻亲了他额头一下,嘴唇下移一点一点吻过鼻尖,脸蛋,嘴唇最后凑向小巧精致的耳朵轻声呢喃“师兄,我爱你”眼中浮荡着深沉的爱与执着
总归师兄还在他身边,哪怕变不回来,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爱不会因此而改变半分,这就足以。往后,他自不会再让师兄孤身一人,自是牢牢抓紧,不再放手

“今天晚上你和华仔有场打戏”大导演开机前凑到专心打机的男主角跟前
“嗯”沉迷于打机忙里偷闲的男主角漫不经心应了一声
“我担心你。”
“不用担心我,我们又不是真打,没问题的。”男主角表示碎碎念的大导演神烦无敌烦。
“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担心的是刘华那小子趁你俩近身搏斗之际占你便宜。”
男主角炸毛了:“滚!痴线啊你,你脑袋里能不能装点正常东西?”
大导演一脸委屈样:“我脑瓜子这么小,眼睛,镜头都对着你,不想你还能想谁?”

默默表示本人是坚定的大房党,只是偶尔倒向二房的大墙头。。。

Adventure(冒险)
从高手那偷身份证户口本去民政局注册可行性有多大呢?
Angst(焦虑)
高手今天怎么了?竟然一天没有打我?!
Crackfic(片段)
毕大勇又一次被拷在了椅子上
Future Fic(未来)
林贵仁收拾行李离家出走了,留给毕大勇一张纸条,大概意思就是什么高手cp太多了,什么山南,风云,丹玄,叶西的,说是自己不被在乎了,不回来了。
毕大勇淡定的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死贪靓,你再不回来我就让山鸡砍你。””
一小时后后,林贵仁一脸怒气地站在了门口
“说你和山鸡什么关系?为什么他听你的话?”
“大哥夫喽~”
Crossover(混合同人)
毕大勇在家吃水果,林贵仁呆呆的望着他:“高手,我要离家出走。”
“什么理由?不要跟我扯什么我cp多,你的cp也少不到哪儿去。”
林贵仁更委屈了:“那你竟然不吃醋,你不在乎我了。”
毕大勇一刀下去,水果盘都变成两半了:“说,你想让我在乎你哪个cp!”
“啊啊,不要,你只在乎我就好了
Death(死亡)
看着从自己身体里喷涌而出的温热液体,毕大勇突然轻声笑了起来。抱歉啊死贪靓,答应了陪你去韩国旅行的,做不到了
Fantasy(幻想)
林贵仁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穿着婚纱的高手喃喃“我不是做梦吧”
Fetish(恋物癖)
死贪靓这些瓶瓶罐罐都怎么用啊
First Time(第一次)
“嘶,死贪靓,你轻点”毕大勇疼的咬牙切齿
“高手,你放轻松啊”同样咬牙切齿的林贵仁却是忍得
Fluff(轻松)
这次任务奖金丰厚,带高手去哪玩呢?
Horror(惊栗)
高手要结婚了,新郎不是我
Kinky(变态/怪癖)
毕大勇黑线的看着从林贵仁口袋里掏出来的一堆杂物:梳子,镜子,唇膏以及润滑油和各种套套
Parody(仿效)
林贵仁别扭的看着镜子中穿上卫衣的自己,耳边是纱织她们癫狂的笑声
Suspense(悬念)
“纱织姐姐,你说,老板和笨蛋谁上谁下啊”
secret(秘密)
林贵仁表示,对于怎么拿下高手,以及到底谁上谁下这个问题,他不能说,不然会被揍,严重了还会跪搓衣板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咦,高手你什么时候留的长发?”林贵仁一脸新奇还未褪下就瞪大了眼
“把他的手给我剁下来”
Western(西部风格)
“高手,来战”
“死贪靓,你傻了”
“赢了,我娶你,输了,你嫁给我”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高手,你能跟我解释一下你脖子上那个红唇印是怎么回事么?”
“死贪靓,你先跟我解释一下你身上的香水味是怎么回事?”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沙三少输了赌局,把自己赔给了任大少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林贵仁光着身子拍着门高声呼喊“高手,好歹给我留条内裤啊”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死贪靓,快给我放开,不然打你脸啊”
“高手,试试看嘛”林贵仁一脸大尾巴狼式微笑看着被他用计谋困在沙发里的大勇

包子脸的段浪小哥哥实在是太萌了(ฅ>ω<*ฅ)好想抱抱搓搓揉揉

这么诱惑的姿势谁能抵得住啊!

智商不够看不懂啊!黄sir都要退休了,为什么一定要虐,最后这一幕虐哭了